当前位置:首页 > 净土旨归 > 正文

净土深义--净土法门是大乘佛法真实之教(一)

  净土深义--净土法门是大乘佛法真实之教(一)

  台湾法藏法师宣讲

  首页附[印光大师法语三则]

  念佛之人,若是一心念佛,不念世间家业儿女,决定可以蒙佛慈力接引往生。无论修持久近,乃至临终始得善友开示,一心念佛,或止念上十声即命终,亦得往生。——《印光大师文钞》三编卷四897页

  念佛法门,注重信愿。有信愿,未得一心,亦可往生。得一心,若无信愿,亦不得往生。世人多多注重一心,不注重信愿,已失其扼要,而复又生既未得一心,恐不得往生之疑,则完全与真信切愿相反矣。——《印光大师文钞》续编卷上174页

  念佛法门乃佛法中之特别法门,仗佛慈力,可以带业往生。无论功夫深浅,若具真信切愿,至诚称念,无一不往生者。若是凡夫,欲仗自力修持其它法门,欲了生死,其难如登天也。——《印光大师文钞》三编卷四168页

  目 录

  自 序

  内容大要

  第一讲 净土法门是大乘佛法真实之教

  第二讲 净土法门的特质

  第三讲 净土法门的特异方便

  第四讲 净土法门修持的正助

  第五讲 净土法门的实修与检非

  第六讲 问题解答

  自 序

  净土法门在近四、五百年的中国佛教中,一直是个流传广远,弘扬普遍的法门,直至民国以来,各宗共弘的盛况依然不减。然而由于近一世纪来的世局不定,已使得近代的佛法义解,呈现着衰微不振的现象。影响所及,净土法门的弘传与解说,也一直处在一种顺古、通俗乃至频炒冷饭的情况中而无法改变。固然佛法的正义古今皆同,并无异说或新解可求,但论及弘扬,却又不得不有“时代因缘”之考量。一味地拾古人牙惠,除了不能契合时代和众生根机以外,更显示了这一代僧伽,在住持佛法这件事上的怠惰与失职!

  在资讯快速流通,各类传承之佛法已普遍而大量地互相交流、影响的今日,净土教的弘传,已不能再以孤芳自赏,或自说自话的方式为之。经云:“未法众生,处于五浊。”人们分别心重,信根薄弱,他们看多、听多,可是却思想杂乱、生性多疑,难以信入法门而坚固实践。因此今日佛法之弘扬,若单以突显自宗或贬抑他宗的方式进行,不但成效不彰,而且也不符合佛教的需要与佛法的精神。今后唯有以更广大的心量,从比较和吸取他宗的优点当中,将自宗的教说,立基在更广大的佛法基础上,而又不失本宗的立场,才是廿一世纪传扬佛法的通途之道。

  《净土深义》之讲说,正是鉴于长期以来,台湾净土教的修学与弘扬,或一味地遵古、应景,而了无时代新义及实修效益;或教义混滥、以偏盖全,而思想狭隘、排拒他宗;或学者、修者于教义茫然,信行不固等缺失,而思有以改善。谓之“深义”,并非讲者有何创发,乃为有别于一般对白衣启信为主的通俗解说,今则以出家众为主要对象的净土法门介绍。讲说中,希望透过经证的方式,以提醒净宗行者(尤其是出家人),如何以大乘正见为基,而生信、发愿、立行、以至不退。如此说理既然稍深,故权且立名如此(净土深义)。此中,对于摄生三愿之阐发、分析、品位关系之判别、比较,乃至《无量寿经》之会本可否,及真宗学者对中国净土宗的批判之回应等,皆有论及。今以音带补充讲义重新印刷,将与音带一同出版之缘,作序述其大要如上,愿见者、闻者同沾法喜云。

  时维

  佛历二五四0年(1996)季夏

  愿心法门 释法藏

  讲述于台中·大坑

  内容大要

  本讲座以僧伽为对象,以彰显净土教法之体、用为目的,有别于以一般信徒之启发信心为主的通俗讲演。讲中尝试用经证的方式,来深化对净土法门的理解,从而体会其不离圆满大乘,而又超胜通途大乘的深义所在。同时亦借由往生三愿之比较分析,来认识此法门之所以三根普被,而又圆具妙法的原因。此中更于自、他二力的分别及往生品位的高低,也有精要的提示。对于想再深入净土法门堂奥的缁素大德,应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第一讲 净土法门是大乘佛法的真实之教

  各位比丘、各位比丘尼、各位居士大德:

  大家午安。我们从今天起用几堂课的时间跟大家共同研究净土法门。这次讲解净土法门主要是因为这里的建觉老尼师最近往生了,促使我们几位常住出家众深深感到求生净土的重要,所以才有这个讲座的发起。我们希望这次讲解弥陀法门的功德,也能够回向给建觉老尼师往生极乐,莲品增上。

  净土法门跟学人的关系是很悠远的。我第一次进入佛门到现在的十几年当中,个人念佛发愿求往生的意志很自然的增强,从未有过改变。虽然我素以修归净土自勉,但我又感到净土法门很不容易被大家理解,更不容易让大家深信和起行,对现代的年轻人和知识分子来说更是如此。这固然是由于众生愚痴,而一方面也是因为众生对诸佛的深悲大愿确实难解难思。

  随着岁月增长,我对佛法的理解渐渐增上,我总觉得对于净土法门这样一个万修万人去的妙法,它的弘扬还有不够完善、不够彻底的地方。甚至于修习净土法门的人,对它还多少有一些迷惑或不了解。

  这几年以来,我曾经多次主持过佛七,多次讲解过念佛法门,可是我对于自己的历次讲解的深度和广度一直没有满意过。一是因为没有适当的听众;二是因为净土法门确实是难解难思;三是因为我个人所学所修有限。因此,我对自己多次讲解从未感到抒心畅怀。

  与此同时,我们又常常看到净土法门在教内也被不少人误解,被草率地低估、轻视,又被随意地解释。面对这些现状,我心中多少有一种不忍与焦急。我们还看到修习净土的人对此法门的看法有的是得少为足;有的是立场过于狭隘,乃至失之偏颇;更多的人在认识上过于浮浅、笼统。这样下去,即使目前仍然有不少人在修习这个法门,因缘还算深厚,不过真正得到它真实利益的人,无论是解是行,已经渐渐地少了。往后随着人类知识水准的提高,而净土法门的弘扬宣说,如果仍停止在目前这样的态势上,不能进一步提高、深化,那么可以想象净土法门势将沦为一种被人看作是所谓没有知识的法门,就有可能为人类所轻视乃至舍弃,那是可以预期的。

  因此,我们既忧虑净土法门没有被很好地弘扬,又担心广大的净土行者不能得到它的真实利益。所以今天希望各位以殷重心和难遭遇想来领受净土法门。

  下面我举一个例子来为我的担忧作佐证。这个例子可以说明净土法门目前在台湾看起来貌似兴盛,实际上已经隐隐约约地种下了衰微的危机。台中有位很有名望的老居士,他终身弘扬净土不遗余力,他带出来的居士乃至后来出家的人不少。这位老居士在八、九十岁晚年时,曾经跟他周围的人说:“在台中这几十年,看到临终确实有往生瑞相的人不到十人,唉呀!往生实在是不容易。”我们相信他说这话没有骗人,可是,如果净土法门要真是这么难修,那么末法时代的众生究竟该依何法而能得救呢?

  古代净宗祖师永明延寿禅师说:“无禅有净土,万修万人去。”这个遗教与上面的例子不是互相矛盾、冲突吗?而且眼前我们就看到很多人念了一辈子佛,临终时却仍然迷糊颠倒,这种事情不也是在佐证那位老居士的话吗?

  有一些弘扬净土的法师这样说:“念佛要一心不乱,持戒严谨,平常要多修福报,你才能往生,不然临终如何如何。”这让人感到修净土法门还有好多事情要做。有一些不懂净土法门的人说:“哪有这样便宜的事?只要念一句佛号就能往生?谁往生你看到啦?”更为荒谬的是有一位讲经的法师,他带着几位比丘去给另一位比丘临终助念,可是他并不相信助念,助念到一半的时候,据说那位比丘临终相貌并不好看,那位法师当场跟周围的比丘说:“你们看,这样子念佛怎么能往生?”好!所有那些助念的人都退了心,再也不念佛了。在他的教团里本来有一些学生念佛,因为他一再说不要死死的在那里念佛,弄得那些学生平常就不敢念佛,也不好意思念佛,好像念佛是很愚痴的事。各位,从这些来自出家人的反应可以看出,他们在轻视甚至扭曲念佛法门。

  另一方面,我们还看到念佛法门并没有在众生身上带来应有的坚固的利益。虽然今天台湾到处有念佛法会,到处有举办佛七,可是这些参加者真能坚信他临终时决定往生吗?是否还有那种疑惑和担心害怕?那些修习净土的人是否真实的修持净土,还是因为他没有找到适当的法门,而把修持净土法门当作一个暂时的过渡呢?他们是把净土法门跟一切佛法相对应起来修学,还是仅仅得少为足,抱着千经万论我不懂,我只好念佛这样一种逃避式的心理呢?今天看起来,到处都有净土法门,这是不是因为净土法门真正兴盛,为众生所好乐学习,还是因为它宗它派目前缺少弘扬的结果呢?我们不能只看到今天念佛人还不少,大家都这样念佛,我也就这样念,于是就认为净土法门就算兴盛了。

  各位,生死的事情是一场不能重复的考试。听清楚!生死这件大事是一场不能重复的考试,它只能考一遍,你怎么能够把这么严肃、这么重要的考试,交付给一个你并不很理解的法门去面对呢?如果你不能确定净土法门这样的修法绝对能使你往生的话,那你怎么能轻易、不负责任的将你的生命岁月投入到净土法门中去呢?你愿不愿意在你临命终时什么都抓不到,连一句弥陀佛号也念不下去,只是在无可奈何的万分痛苦中惊惶失措地走向死亡呢?

  如果说往生非得要别人助念的话,你愿意将解决自己了生死的大事托付给不可知的助念团吗?你能确定你临终时,一定有助念团来帮你助念吗?如果净土法门非得靠助念的话,那么弥陀本愿愿力能够说是无边吗?

  如果你对以上这些问题都搞不清楚,那你到底在修什么样的净土法门?你不过是懈怠,你在把你的生死大事当作儿戏一样丢给一个未知的法门来搪塞,随便塞住你那生命的空间!你说你是净土宗的行人,事实上你只是一个自我搪塞的人,因为你对自己修的法门都不清楚!

  还有一种人的说法是:“净土法门太好太好了,因为修其它宗派不能成就,我只能修净土法门,才能够成就。”我以前对居士们也常常这样说,可是现在要告诉各位,这个说法是错误的。因为并不是修其它法门难以成就,所以就要修净土法门。而是即使修其它法门也能成就,我还是要修净土法门。净土法门的好,不是通过跟其它法门比较之后得来的相对的好,净土法门的好是不需要比较的绝对的好。《楞伽经》上就是这样说的:“十方诸佛出世,皆从净土。”【注释:《大乘入楞伽经》第六卷中说:“十方诸刹土 众生菩萨中 所有法报佛 化身及变化 皆从无量寿 极乐界中出”】十方诸佛如果没有净土的历练,就不可能成为圆教佛。十方诸佛如果不能成就极乐世界的净土,他顶多是通教佛、别教佛,就象十三、十四日的月亮,还不是十五日的满月。净土法门唯有佛与佛才能彻知彻见。所以净土法门不需要跟其它宗派比较,它是至圆至顿的法门。不是其它法门难以成就,而是其它法门成就的不够高、不够方便、不够直捷、不够圆满而已。

  还有人说:“反正别的法门我是没有办法修,我也不能修,所以我选择净土法门。”这个说法基本上是对的,也是事实。可是,对净土法门你也应该花点时间去理解一下呀!我们承认有一些人临终前并没有事先理解净土法门,仍然得到了它的利益。那么你是否今天对净土法门也不需要理解,仍然可以得到它的利益呢?这在理论上说没有错,就象你我出国乘飞机,即使你不知道飞机是怎样飞的,只要你懂得买票,你就可以乘飞机,得到乘飞机的好处。对于净土法门你不理解当然可以修,但是你必须修的正确,才能保证得到真实利益。

  今天之所以要讲解净土法门,并不是说你必须懂得它才能修,才能得到它的利益。就象有人这么说:“要往生极乐世界,必须要发大愿,与弥陀本愿相应,你才能往生。”可是你一个愿也发不了,怎么能发大愿呢?这样说法并没有经证,也不是弥陀的本愿。

  今天我为什么要讲解弥陀法门呢?那是因为怕你们在方法上修错了,这是第一;第二个原因是要破除我们内心的骄慢、愚痴,让我们能够完全的仰信和彻底的投归弥陀净土,在净土法门面前充分的谦卑景仰。如果我们不去理解净土法门,我们就可能会认为:“净土法门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会修密,我会学教,我懂得佛法,净土法门只是在那里念一句佛号,一点智慧都没有,我不修它。”这种人很骄慢。还有一种人会认为净土法门不需要怎么理解,只要好好念佛求一心不乱就行了,何必去听经求解。因为认识不正确,结果可能一辈子也没有得到一心不乱。不但如此,可能你在修行时烦恼很重,最后到临终时,你会说:“啊!完蛋了,我没有得到一心不乱,而且我这一生出家又犯了好多戒,又没有人帮我助念,我往生不了啦!”在临命终时就这样起了疑惑,结果修了一辈子净土法门,却得不到当生成就的利益而当面错过。

  今天讲解净土法门,并不是因为它必须被理解。事实上你虽不理解,如果修的方法对了,也一样能够往生。那么为什么还要讲解呢?就是要破除你的疑惑,尤其是要破除你的贡高和愚痴;其次是要扭转你修持净土法门的错误心态。让你建立起坚固的信心。如果你真正有了坚固的信心,那么你现在就可以离开讲堂,不需要再听讲解。往后的四堂或五堂课,都是为了这两个目的来讲的。因为你有了坚固的信心,即使你不听讲解,也能够在修学净土法门中得大利益。这就是为什么很多老阿婆根本不懂得佛法,到临终时,一念善根,感得善知识现前,给她介绍净土法门,凭着她坚固的信心,仰承弥陀本愿,当下十念往生,道理就在这里。

  这样说来,它应该讲解,也不应该讲解,它应该讲解是因为象我刚才说的那样,是为了破除众生的颠倒和愚痴,为了让众生能够修对这个法门。它不应该讲解,这是因为没有人能讲解清楚,它太深奥了,只有佛才能彻知。想想看,无量劫来的生死流转,居然在十念当中一了百了,谁能信呢?或许到现在还有人不能相信。这里我给你们引用一句经文,法华三部里头第三部经是《观普贤菩萨行法经》,经中有这么一句经文:“若欲忏悔者,端坐念实相,众罪如霜露,慧日能消除。”各位,累劫的生死在你的身上不过是象早晨的霜露,如果罪业是霜是露,它就不是真实的存在,因此在端坐念实相,修大乘的空观之后,它就彻底的消灭了,这叫实相忏悔。

  实相忏悔靠的是自力,可是弥陀有不可思议的愿力。这不可思议的愿力是如幻如化的,既然众生的罪业也是如幻如化,那么以如幻如化的愿力来消解众生如幻如化的罪业,只要众生一念仰承,刹那投归,那如幻如化的罪业就会暂时的不起现行,他就如幻如化的投入弥陀的本愿海中,他也就如幻如化的往生极乐世界。“净土生而无生”就是这个道理。所以累劫以来如梦幻般的生死能够刹那即灭。天台家有个比喻:“千年的暗室,光亮在一时。”如果我们把电灯带进千年暗室,刹那间就亮了。虽然是千年的黑暗,但是黑暗是如幻如化的呀!只要你仰承、投归弥陀的深悲大愿,刹那即是光明。所谓“不历僧祗获法身,屈伸臂顷到极乐”,正是指此。弥陀本愿之不可思议就有这层道理在内。我们千万劫来的无明暗室,只要你一念仰承、投归弥陀本愿光明,弥陀依于毕竟空义而起的大悲大用,摄受你那也是依于毕竟空义而得来的凡夫业身,就象以空入空一般,你就如幻如化的往生极乐世界,刹那之间,光明无量。

  这样说来弥陀法门跟究竟了义的大乘法门其实丝毫没有间隔。通途道的大乘法门重在说理,净土法门即是大乘佛法理体的用。通途道的大乘佛法即是净土法门的体,是净土法门的理论。净土法门是通途道大乘佛法的用,也就是它的实践。有了本体,有了理论,同时也有了实践,实践就是净土法门。理论是众生的罪业如霜如露,弥陀愿海如光如电,众生的生死如幻如化,无有涅盘,无有众生,无有诸佛,也就因为这样,众生只要一念投归,虽然是千年的愚痴,也能禀承弥陀的本愿,如幻的往生极乐世界,当生成就。这样讲来,极乐世界就是那如幻的大乘毕竟空义的终极表现而已

  所以印光大师赞叹净土法门说:“九界众生舍此则上无以圆成佛道;十方诸佛离此则下无以普度群萌”。这是说缺少净土法门,一切众生就无法趋入诸佛的大智慧海,十方诸佛也无法圆满度化一切众生。也就是说净土法门是大乘佛法最彻底的应用。净土法门有这么深的大乘道理在它的内涵当中,可是有几个人能了解呢?

  我们总是不了解净土法门如此深刻的内涵,总是把它看得太容易,说它反正没讲道理,哪个人都能修。有人说:“我们这样年轻,为什么要修它?修它没有智慧。”是的,我们承认,除非是宿具信根,否则,如果在修学净土法门的同时,不去修学通途道大乘佛法的原理来滋润对净土法门的理解与信心,则可能因此而对净土法门无法认知,从而造成修持不得法的毛病,于是很难得到佛法的利益,接着你就会怀疑净土法门,说它不管用,你就会看到大部分人念佛没有往生,接着你就开始从不受用进而不相信,由不相信进而毁谤净土法门。

  因为净土法门这么深,这么难解难信,所以古代不少净宗大德劝谕我们在修习净土法门的同时,也应该修学通途大乘来滋润我们对净土法门的理解与信心。可是,这个“滋润”的意思不是说必须修学其它佛法,才能得净土法门的利益。而是说如果你只是修学净土法门,由于它的内涵太深奥了,你可能无法立刻从它身上得到利益,所以你不如同时修学一些通途法门,比如说学点戒律、教理、以及你所好乐的佛法,这样可能让你在现实生活中更好地直接得益。当然在理上说,修学净土法门可以让你在生活中直接受益,但是由于它太深,你一下子可能用不上,因此才叫你这样做。并不是说你一定要学习戒律或教理之后,你才有办法学净土法门,才能得到往生的利益。两者的用意不同,大家要善于分别。——(待续)